长春鼎镘机械有限公司

电话:0431-8521800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毒胶囊损毁新昌声誉 当地官员称税收贡献不大关就关吧

编辑:长春鼎镘机械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8/09/29
2012年对于俞鸿骏来说,短短4个月里,他经历了大喜和大忧,而这一切都来得太快。作为地方政府新闻办主任,他是新昌此次化解胶囊危机的舆论引导者。

4月15日,央视《每周质量报告》曝光称,全国有名的胶囊之乡新昌县儒岙镇的胶囊工厂内,大量的白袋子明胶通过地下链条暗中销售和使用,已是公开的秘密。这个位于绍兴东南部人口只有43万的小县城,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儒岙镇是新昌县南部天姥山麓的一个边缘小镇距县城约20公里,是国内最大药用空心胶囊生产基地,有着“中国胶囊之乡”的称号。

出租车司机王凯说,这下新昌在全国出名了,这个小县城从来就没来过这么多记者。

在往后的半个月里,新昌几乎成了毒胶囊的代名词,不仅媒体大肆云集,国家也派驻了督导组亲自在新昌坐镇,这一切都令当地领导焦头烂额、尴尬不已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新昌当地成立了调查组,并关停了所有的胶囊厂,同时还安排专人每日收集舆论舆情,了解社会对这一事件的反应。

新昌县人民政府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,胶囊产业在新昌的税收占比非常小,根本不算什么,关了就关了,现在政府要面对的是如何修复胶囊事件对于地方形象的破坏。

4月24日,新昌县儒岙镇。104国道两旁昔日喧闹的胶囊药用企业已经沉寂,入口处,那块竖着中国胶囊之乡的牌子下偶尔有车经过。不远处,一位从外地来的记者,正拿着相机对着牌子拍照。

形象危机

胶囊事件发生后,俞鸿骏部门里的3个人成了县里最累的,每天不仅忙到最晚,还要帮着记者联系采访,并劝说有关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。“事情已经出了,如何解决才是关键。”俞鸿骏说,堵不如疏,这个时候越堵,反而会越乱。他直言,这个事情对当地形象造成了很大伤害,如果处理不好,会被冠以“毒胶囊”之乡的称号,这是当地政府并不愿意看见的。

话虽如此,但接二连三地来记者,确实让他这个新闻办主任冒了一头汗。私底下他也会和记者们交流,这个架势与铺天盖地的报道是不是比当时温州动车事故还要火?“别和我提儒岙,我现在一听就想吐。”在中共新昌县委宣传部工作的孙艺秋说,事件发生后,她去儒岙的次数最多,她所在的宣传部是最累的,经常夜夜熬到12点。

当地一名政府官员在本报记者再三强调不会透露姓名后直言,现在谁都不敢出来说,说多错多,前期说话的都挨了骂,现在你再找他们,肯定不会说。

上述官员表示,现在县里是希望等事情慢慢淡化了,再做工作,前期全力配合国家和省市相关领导部门,对不合法不合规的胶囊企业,坚决取缔。“反正胶囊给新昌的税收贡献并不大,关了就关了吧,一家都不要都行。”

即便当地主政者的思路是开明的,但对于这个人口仅有43万的小县城来说,蜂拥而至的记者们还是让他们感到如临大敌。记者前脚到,后脚县里马上就知晓,这个县城的情报网在一点点地延伸扩张。

此外,为避免和防止发生意外,在县政府对面的停车场里,20来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已经随时准备待命。

新昌县药监局工作人员说,一切以市里通稿为基准,上面交代了不能乱说。

跟不上的监管

“现在到处抓人、关厂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。”新昌县康乐胶丸囊有限公司总经理潘金槐说。他抱怨现在的治理措施是“一棍子打死,根本就没有顾忌正规企业的死活”。“所有的问题都被夸大了,没有人正视过其中真正的原因。”潘金槐说,都说企业问题多、无良,却没有人问问是如何监管的。“出了问题就一刀切,把问题全推到企业,其实标准、政策、监管没有一个跟得上的。”潘金槐认为,如今在药品招标工作中低价竞标的“一刀切”策略,政府只注重价格的高低,导致市场失去了平衡。

不过他坦言,用牛皮胶、猪皮胶等做药是业内不争的事实,谁要说没有用过,那是撒谎。不过,正规企业一般不会用工业明胶。

新昌县空心胶囊行业协会秘书长徐宏辉说,要想改变这一情况就必须实行政府指导价下的市场竞争制度,核算最低成本,严守质量关,各企业必须凭借生产资质、产品质量和配套服务进行公平竞争。

新昌县药监局副局长孔定洪说,按照规定,药监部门只负责监管药用明胶,质监部门只负责监管食用明胶。生产胶囊的原材料应为药用明胶,如果企业使用食用明胶,只要铬含量不超标,依旧属于合法范围,因此监管存在难度。

当地一家胶囊厂商说,县药监局的全部检测就仅凭一个“快检工具箱”,根本无法对胶囊是否铬含量超标等进行检测。说白了就是走过场,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。

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,如果在抽检中发现问题,要被处以2万元至5万元的处罚,没收问题原料和成品当场销毁。2010年版的《中国药典》更规定,药品辅料的安全归药监部门监管,同时监管部门应不定期组织人员抽查。

但一些胶囊厂商根本不会在意,他们只需要用2吨~3吨的工业明胶,就能换回这些损失。

儒岙镇村民李鸿举说,当地很多人都不吃胶囊的,因为大家都很清楚,是怎么一回事,也不敢吃。

儒岙的未来

儒岙镇总人口不足3万,但直接和间接从事胶囊产业的人员却有近万人。年产空心胶囊超过1000亿粒,约占全国总产量的40%。

这里以胶囊产业为主产业,在2000年前后,儒岙镇各类胶囊生产企业共有300多家,除了大大小小的企业,家家户户几乎都会手工制造胶囊。“2008年,新昌胶囊工业实现产值26.46亿元,国内市场占有率达30%。”潘金槐说,早期的儒岙胶囊企业基本都存在装备落后、工艺简单、科技含量低和管理方式陈旧等问题。在经过两轮洗牌后,全镇胶囊企业还剩34家,还有9家在县里。

新昌县工商管理局数据显示,新昌县现从事胶囊生产的企业为43家。

在出事后的半个月里,胶囊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最热议的话题。一些出事的胶丸厂附近,时常聚集着三三两两的村民和企业员工,企业大门内,不时可见公安、药监等部门人员进进出出,仓库、车间已被药监、公安部门贴上了封条。

儒岙镇村民王美玲说,听说已经抓了50多人,一些企业账户都被冻结了,现在许多工人都在找政府要钱,要求结算工资。

中共新昌县儒岙镇委员会书记盛学东表示,事情发生后,县里和镇里都十分重视,一方面进行整顿,另一方面尽快解决员工工资拖欠问题,避免出现不稳定问题。

关于儒岙未来的发展,盛学东说,自己只是小小的镇委书记,没有任何决定权,一切都由县里决定。最后,他以要向县委副书记汇报为由结束这次对话。

新昌政府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,新昌支柱产业有三个,分别是旅游、机械工业和茶叶,此外,世界制冷部件王国三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也坐落于新昌,世界著名奢侈品品牌爱马仕丝绸产品的中国代加工厂,由在新昌的达利丝绸(浙江)有限公司所代加工,胶囊的贡献微不足道,公开资料显示,2011年,儒岙镇年产空心胶囊约1000亿粒,实现产值92546万元,销售额88370万元,其中地方财政贡献914.5万元,不到新昌县财政收入比重10%。

该官员表示,壮士断臂总好过一窝都坏了,始终要将地方的形象放在第一位,事情结束后,他们会去北京开一个城市推介会,以一个全新的城市形象示众。

不过他抱怨说,新昌的胶囊在全国只占1/3的份额,江苏和山东,也是胶囊生产重地,但媒体却没有找他们的麻烦,反而一窝蜂地来这里找新昌的麻烦,这对新昌而言太不公平。“错了就要出来说,没什么丢人的。这才是政府应有的态度。”中共十七大代表、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长陈爱莲说,发生问题不可怕,重要的是不懂得反省和认识,反而将问题激化,矛盾尖锐化。

她认为,未来新昌县委县政府要学会反思,在调整和规划产业发展时,必须要有正确的思想观,否则盲目发展,只会让此类事件越积越多。

从台中来此开店的阿里龙表示,在台湾不会发现这么大的问题,企业也不敢这么做,政府监督检查得也很仔细,不会像大陆这边就是走个过场。

在潘金槐、徐宏辉等人眼里,或许儒岙经历过这样一次洗牌,能改善恶性循环的现象,整个胶囊产业可以走向健康的发展道路。“以后销路肯定会有影响,但起码可以消灭那些小作坊,让我们这些正规企业可以发展得更好。”潘金槐说。

4月27日,俞鸿骏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,询问是否已经离开。在电话那头他直言道,来的媒体太多,压力太大,走一个,压力就减轻一点。

上一条:十二五期间仪器仪表出口额超300亿美元

下一条:暂时没有!

首页
电话
邮箱
联系QQ